Malaysia Music Tour 2018

Malaysia Music Tour 2018

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

SBC Band on Education Post

http://www.educationpost.com.hk/zh-hk/resources/parents-guide/151019-school-visit-the-school-band-of-st-bonaventure-college-high-school

聖文德書院:管樂團「六連冠」之謎


要 想在音樂領域獲得成功,除了具備音樂的天賦外,還需要長時間的練習。但對於聖文德書院的管樂團來說,當中大部分學生來自當區的基層家庭,基於家庭環境所 限,只能半路出家,中一才開始習樂器。但這班同學在多年來,擊敗了無數老牌名校,曾在校際音樂節「中學樂隊組」中成為「六連冠」,前無古人;並每年獲邀在 科技大學的畢業典禮中進行表演,可見該校的管樂團戰績所向披靡,享譽校際。今期,記者帶你走進聖文德書院,一解「六連冠」之謎。

聖文德書院貫徹方濟會的辦學精神和的核心價值,提供全人教育。

培養有理想的文德人

1970年創校的聖文德書院,歷史不算長,但已培育出不同界別的社會精英,包括音樂家李樹昇、香港小交響樂團小號前首席馮嘉興、現任環境局局長黃錦星、香港名譽資深大律師、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、心臟科醫生余卓文、導演葉念琛等。
我們大部分的導師是我們的舊生,他們覺得這些師弟師妹就像他們的兄弟姊妹。即使離開了學校,他們的根也在母校,所以他們一有時間就回來母校指導學生。
聖文德書院是一間天主教資助男女校,貫徹方濟會的辦學精神和的核心價值,提供全人教育,並培養學生 謙誠的學習態度,達於智慧,讓學生在愉快的學習環境下成長。校長羅偉南是學校的新任校長,從教20年,他向記者介紹,今學年正值新三年計劃開始,學校在未 來的發展主要有兩個新方向,希望培養學生具有國際視野,立足香港,放眼世界:「一是培養學生成為自主學習者,以終身學習為目標;二是培養學生具有正面積極 的態度,成為有理想、有方向的文德人。」

籍音樂學會自主學習

音樂教育是學校的一大特色,羅偉南指,音樂教育除了可以陶冶學生的性情外,還可以通過不斷練習中學 到,學習的成效和練習有正向的關係——想要成績好,就要下苦功地去練習。當他從音樂學習中掌握了這種態度後,就會將這種態度應用在日常的學習中,學會自主 學習。被問到對學生的寄望時,羅偉南用了瑪竇福音第五章第十四、十五節來表達對學生的期望:「你們是世上的光。城造在山上,是不能隱藏的。 人點燈,不放 在斗底下,是放在燈台上,就照亮一家的人。」

羅偉南指,同學們可從練習音樂中學會,學習的成效和練習有正向的關係。

採訪當日,正值學校管樂團於新學年的開團日。記者隨著校長羅偉南來到管樂團的練習室時,每位新舊團 員均手拿一種樂器。樂團總監李樹昇的開場白:「我們的樂器是很寶貴的,是你們很多代以前的師兄一直沿用到你們的手上。你們要珍惜、保養手中拿的樂器。你的 師兄師姐會教你如何使用手中的樂器。但你們要記住,不能用來打架,也不能交換著使用。」
李樹昇是書院當年校際音樂音節比賽「六年冠」的功臣之一,在樂團執教逾20年,學生們均會親切地稱 他:「昇Sir」。回想當時在黃日照老師指導下的管樂團的經歷,他直言,我甚麼樂器都不會就進入了管樂團。「我當時就覺得很神奇,居然沒有樂器,只在面試 時唱了一首就可以進入管樂團!」馮嘉興是李樹昇的師弟,是樂團的指揮。回憶當年的樂團時光,他指,不時有不同屆的師兄來教我們管樂。( 編者注:當時的聖文德書院是男校 ) 我們沒有一位固定的教樂器的老師,所有老師、師兄都是我的老師。

樂團傳統:師兄姐教師弟妹

當記者問到,由於大部分的學生在入團前在音樂上是零背景,但可在校際音樂節中取得如此佳績的秘訣 時,兩位即時相望而笑。馮嘉興說,今年我們收了40位新生,只有一位有音樂背景的,但我們和學生說,不會不要緊,不會就學。李樹昇續指,「我們會花很多時 間練習,每周二、四、六有老師帶團練習,而每周的一、三、五、日就有高年級的學生或舊生帶著低年級的學生練習。」

李樹昇指,薪火相傳,師兄師姐教師弟妹是管樂團的傳統。

在選擇學生方面,李樹昇指,現時還是繼承黃日照老師的試音標準來判斷學生的音感,而這套試音標準已 經沿用了幾十年。「我們會通過同學的唱歌得知學生的音準,亦會給學生聽不同的音程,聽他們再唱出來時是否會走調。此外,還會通過拍拍子的方法測試學生的節 奏感。我們希望學生對音樂有一定的認知,將來教授樂器時,亦較容易上手。」馮嘉興說。
管樂團的樂器主要分為木管樂器、銅管樂器和打擊樂器三類,由於學生沒有音樂背景,因此選擇一樣適合 學生吹奏的樂器是老師的首要任務。「我們根據學生的嘴型、牙齒來判斷是適合吹木管樂器還是銅管樂器。在根據手指的長度、硬度和跨度來判斷是學長笛、單簧管 還是其他樂器。我可以告訴你,這種判斷方法的準確率達90%。」李樹昇說。
薪火相傳,師兄師姐教師弟妹是管樂團的傳統。李樹昇指,頭一兩個星期是由師兄師姐教新生一些最基本 的音樂知識,包括如何組合樂器、發聲等。之後就組團練習吹奏。馮嘉興續指,「學生學得快的原因就是沒有一個固定的老師教授樂器,所有高年級的學生、舊生等 都是他的老師,他將所有好的音樂知識、技巧都吸收了。這亦是我們可以獲得如此佳績的原因之一。」而羅偉南直言,學校的核心價值——「手足情、微末心」實在 是功不可沒。「我們大部分的導師是我們的舊生,他們覺得這些師弟師妹就像他們的兄弟姊妹。即使離開了學校,他們的根也在母校,所以他們一有時間就回來母校 指導學生。」

樂團訓練「救」邊緣生

兩位老師均為了培養香港未來的音樂人才不遺餘力。李樹昇引用了黃日照老師的一席話:「學會一門樂器 就像在你生命中培養出一朵玫瑰花。( Music plants a rose in your life. ) 」現在,音樂對於我來說,已經是一種自然的喜悅,已經融入我的生命。我希望將這種想法帶給學生,讓學生感受到音樂的美麗之處。

同學們正在練習排練。

由於學生多在基層的家庭,所以在教授音樂的同時,老師們都要留意著學生的心理變化,因
此與學生之間 的溝通帶來了不少的挑戰。馮嘉興指,「學生遇到問題時,往往不懂得表達或抒發自己情緒。有時候前兩天說要吹好一首歌,之後就突然消失兩個星期。」樂團的訓 練亦「救」了不少邊緣學生,「我們通過練習樂團,讓學生放學後留在學校,令學生減少了與外面不良青年的接觸。經過三四年的時候,這些學生都乖了許多。」
聖文德書院的校管樂團在「香港校際音樂節」總共贏取過12次冠軍,其中更有連續六年冠軍的佳績。在 香港管樂界寫下一項輝煌紀錄,至今無校可破。但其學生由於家庭環境所限,多數在中一才學習樂器。相較於自幼習「樂」的名校生,其起點可謂相差一截。在校長 羅偉南看來,除了學生的基本功外,樂器也是一大難題。「大部分學生無法支付昂貴的樂器費用,需要靠學校撥款購買或舊生的捐贈。」李樹昇續指,團長鄭蘭欣現 在吹奏的色士風是全港第一支鍍銀色士風,至今已吹奏了逾30年。但我們藉此教育學生:在管樂界,好的樂器,不一定能吹奏出好的音樂,但你要用你的腦、你的 心去演繹音樂。

學會主動關懷低年級同學

當問及比賽時的難忘事,同學們均指,賽後齊齊哭是常事。「那是我和鄭蘭欣第一次參加比賽,很可惜, 但是輸給了喇沙書院。我剛開始聽到結果時,我沒有哭。但是發現周圍的同學們都開始哭起來,我也哭了。從那一刻我開始,我覺得我們是一個團隊,大家的目標是 一致的,大家的心是連在一起的。」團員陳家程說。

鄭蘭欣 ( 中 ) 指,樂團讓她學會做人的道理。左一為張暐康,右一為陳家程。

團長張暐康補充,「每次比賽結束後,都看到大家都在哭。因為大家都很認真地準備比賽,希望在比賽中做到最好。名次對於我們來說是其次,雖然我們沒有最多的樂器,較多的人,但是從準備比賽到完成比賽這個過程,已經給我們帶來很大的成功感。」
一個樂團帶給學生的,除了是無校能破的「六年冠」記錄和音樂的知識外,還讓學生學 會的做人的道理。「樂團就像一個小社會,每個人都要各司其職,做好自己的職位。我還學會了要自己主動的去做事情,而不是等到別人叫你做才去做。因為我們的 傳統除了尊重師長外,還會主動關懷低年級的同學。」鄭蘭欣說。